【我最好的男友】(04)【作者:魔法少星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1048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04

  如果说龙敖宇是和妈妈亲近,还是爸爸亲近的话,那毫无疑问地是妈妈,白沐了。

  龙敖宇很喜欢他的妈妈,所以,在黑帮赚了钱之后,就给他爸妈买了一套房,而我,就自告奋勇的要来设计这个家。

  ……「老婆,这么晚了,快点休息啦。」

  龙敖宇说。

  「不行,叔叔阿姨期待这套房很长时间了,为了能获得叔叔阿姨的好感,这点努力还是必要的啊。」

  我揉了揉眼睛说道。

  龙敖宇听到我对他的父母这么用心,感动的抱住了我。

  「老婆,我爱你。」

  龙敖宇深情的说。

  「老公,我也是。」

  我说。

  呵呵,终于要对你最爱的妈妈动手了,龙敖宇啊,我可是很期待呢。

  ……龙敖宇的妈妈叫白沐,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很坚强,其实很脆弱的女人。
  他爸叫,龙啸,是个妻管严。

  他妈白沐,在家裡有很高的话语权。

  所以,也就是她,一直阻止我和龙敖宇的恋情。

  而龙敖宇和他爸龙啸都不知道,白沐已经被我的群管理员,暗地裡胁迫了。
  ……在新家第一次聚餐,白沐坐在正座,我和龙敖宇坐在旁边。

  即使我为她家做了很多贡献,白沐却还是一脸严肃,对我很不友好。

  但是这样才有趣,不是么?第一次聚餐,有我在,所以气氛显得很尴尬。
  白沐还时不时挖苦我几句,意思就是我配不上龙敖宇。

  呵呵,有趣。

  这时,我把手偷偷伸进裤兜裡,用一个手机,发了一条早就写好的短信。
  这时,白沐的手机响了。

  白沐看了看短信,然后又装作不经意的把手机放在一边。

  「谁了?」

  龙啸问道。

  「没什么,垃圾短信而已。」

  白沐不经意的说。

  但是,我清楚的看到了,白沐眼神中闪过的一丝慌乱。

  没过多久,白沐假装把筷子弄掉地了,然后就要去捡。

  「阿姨,我帮你捡吧。」

  我故意说道。

  「不用!你吃你的,我自己捡!」

  白沐吓得大喊道。

  白沐的叫声让大家都吓了一跳,但还是继续吃饭。

  白沐鑽下桌子,看到桌子下面的东西,正的是要吓死了。

  在桌子的另一面,竟然有一个显示器,上面全是白沐的照片。

  那些照片,是白沐的把柄。

  白沐颤抖地按照短信裡的要求,把自己阴蒂上的一个环,套在了桌子下面伸出的那条线上,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是的,白沐没穿内裤,而且她的阴蒂,今天刚刚被戴了一个环。

  接下来吃饭就轻鬆多了,虽然白沐不停地想通过说话来演示自己的呻吟,但是她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,很是搞笑,看你还挖苦我,呵呵。

  白沐吃的很慢,不过任谁阴蒂被不停地拉扯,也吃不快吧?吃完饭后,我和龙敖宇就离开了。

  当然,事情早还没有结束。

  「那老公,我就先回学校了。」

  我说道。

  「嗯,老婆,明天见。」

  龙敖宇说。

  呵呵,已经搬到新家了,可以毫无顾忌地绿龙敖宇的妈妈了。

  龙敖宇和他爸做梦也想不到,那个单纯的女人,会变成什么样吧?白沐是22岁生下的龙敖宇,至今也只和龙敖宇他爸一个人上过床。

  而且,由于龙啸还算很有钱,所以,虽然白沐39岁了,但由于她保养的特别好,看上去非常年轻,给人30岁不到的感觉。

  但是,我经过一些接触,已经完全地瞭解了这个人,稍微地挖了个陷阱,她就把自己全部陷了进去。

  ……晚上吃完饭后,白沐就去洗碗了,而龙啸就去洗澡了。

  「夫人你真是漂亮啊,尤其是穿着围裙。」

  群管理员看着白沐说道。

  「你,你是怎么进到我家裡来的?」

  白沐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家裡的群管理员,惊恐地说道。

  「我说过,我们组织是无所不能的。你最好乖一点哦。」

  群管理员淫笑到。

  见过组织之前的手段,已经让白沐彻底屈服于这个组织了。

  群管理员把白沐带到了浴室门前,吓得白沐不敢出声。

  而群管理员不管那么多,把白沐按在浴室的门上,脱下她的衣服,就把鸡巴插进了白沐的逼裡. 「别!我老公还在裡面洗澡呢!」

  白沐着急地说道。

  「所以,我才要狠狠地操你嘛。」

  群管理员舔着白沐的侧脸说道。

  白沐的正面贴在门上,群管理员从后面一下一下地操着白沐。

  因为自己的脸紧贴着门,白沐甚至能听到裡面龙啸洗澡的声音。

  而群管理员故意每一次都操得很用力,发出了肉体碰撞地啪啪声,而白沐快要吓死了,拚命地压制住自己的浪叫。

  只隔着一扇门,白沐就在被陌生人肆意地操着。

  那随时都会被发现的紧张感,让白沐开始颤抖。

  这时,裡面的淋浴的声音停了,龙啸快洗完了。

  淋浴的声音没了,所以,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变得可以被察觉了。

  「什么声音?怎么啪啪的?」

  这时,龙啸听到了点声音,自言自语道。

  白沐听到龙啸的话吓得要死,想赶快离开这裡,但是群管理员却死死的按住她,不让她走。

  这时,群管理员不知道按了牆上的什么东西,浴室裡就响起了音乐。

  「哟,还有音乐啊,真不错。」

  龙啸说道。

  于是,群管理员就继续肆无忌惮地操着白沐了。

  而龙啸根本不知道,自己的老婆,就隔着一扇门,被陌生人操着。

  最后,群管理员终于射精了,射在了白沐的小穴裡. 「夹紧了,不允许流出来,也不许你清洗,就这么留着。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「可是,我老公他今晚一定会和我做的!」

  白沐着急的说。

  「我就知道,你个贱货还没有满足。」

  群管理员故意曲解白沐的意思。

  「不,不是的!我老公他今晚一定会操我!我会被发现的!」

  白沐捂着小穴,不让精液流出来说道。

  「那可就不关我事了。」

  群管理员说到,然后就又把白沐拉到了厨房。

  群管理员从厨房裡挑了一根大黄瓜,说:「把手拿开。」

  白沐看到群管理员这样,虽然着急,但也不敢反抗,把手拿开,露出了还在流精液的逼。

  群管理员把黄瓜狠狠地捅进了白沐的逼裡,白沐痛得弯下了腰。

  白沐的逼,完全夹住了这根黄瓜,只留很小一点还露在外面。

  「明天,给你的绿帽龟老公尝尝这根她老婆的精液黄瓜。你就这么插着,明天才能取出来。」

  群管理员毫不留情的说。

  「可是,这么明显,会被他发现的!」

  白沐着急地说。

  「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。」

  群管理员说完就离开了。

  白沐看群管理员从二楼走了,才知道家裡有暗门。

  晚上,白沐故意找了个借口,和龙啸小吵了一会儿,才没让龙啸操她。
  ……第二天,白沐真的把黄瓜拿出来的时候,黄瓜已经很满是精液的臭味了。
  但是,即使是这样,白沐还是把黄瓜洗了洗,做成了早餐。

  而龙啸在吃的时候,根本没有发现。

  龙啸像往常一样上班去了。

  留白沐在家收拾卫生。

  然而,白沐没想到,丈夫刚走没多久,群管理员就带着两个人来了。

  「就是她了。怎么样?高质量的良家,现在是妓女,就在她家操她吧。」
  群管理员指着白沐说道。

  「你,你们!!」

  白沐看着来到自己家的几个人,吓坏了。

  「这是她家?真的假的?」

  嫖客不相信的说。

  「这是不会骗你的。当时候你就知道了。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「我,我才不是妓女!!」

  白沐看着这群人,强装说道。

  「呵呵,你最好乖一点。你也不想尝尝我的手段吧?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白沐看着群管理员,就畏惧了。

  于是,嫖客把白沐按到沙发上就要开始操。

  「哇,好嫩的穴。」

  嫖客脱掉白沐的衣服,看着白沐的身体说道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感受到自己的身体,被嫖客触摸,白沐心裡就一阵噁心。

  「啧啧,身上还有香味,还真是良家啊。」

  嫖客感歎道。

  这时,群管理员拿出了一盒乳白色的膏药,摸在了白沐的逼上。

  「这是强烈的催情药,可以让这个贱货快点湿起来。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

  白沐用祈求的眼光看着群管理员说,但是群管理员并不买账。

  没过多久,白沐就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变得异常的痒,想让人赶快用鸡巴操她。
  就在这时,嫖客露出了他的鸡巴,开始操白沐。

  「唔,好紧!」

  嫖客意外的说到。

  白沐的小穴没怎么被人操过,所以还比较紧。

  于是,在白沐和她老公生活的沙发上,白沐就这样被别人操了。

  被抹了催情药的白沐,就算是再怎么不情愿,还是被嫖客操到高潮了。
  而嫖客也在白沐的逼裡射出了腥臭的精液。

  「真爽,良家来当妓女就是爽。」

  嫖客说到。

  被操到高潮的白沐,无力的躺在沙发上,但是,这还没有结束。

  「顾客都来了,妓女怎么还能休息呢?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于是,另一个嫖客,不管白沐如何求饶,还是继续操她。

  直到第二个嫖客也操完,才离开了白沐的家。

  看着沙发上凌乱不堪的白沐,群管理员说:「收好客人的精液,明白没?」
  「呜呜……知道了。」

  白沐流着眼泪说。

  中午,龙啸回家了,一切都是那么正常。

  不过龙啸根本不知道,他可爱的老婆,已经被人给上了。

  下午,龙啸继续去上班,另一个群管理员来了。

  「你应该是戴了避孕器了吧?走,去医院,我给你摘了。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「你!」

  白沐非常意外,但是这个群管理员,是个记性子,见白沐有些犹豫,直接拿出了手机,准备给龙啸发那些关于白沐的照片。

  「别,别发!我去,我去!」

  白沐一下子害怕地握住了群管理员的手,赶忙求饶道。

  于是,在这天下午,白沐就在她老公不知道的情况下取下了避孕器。

  「这一罐药,是雌性激素,这一罐药,是慢性春药。每种药一天三顿,一顿三粒。不用我再强调了吧?」

  群管理员说到。

  「知,知道了。」

  白沐战战兢兢的说。

  回到家,白沐发现在二楼的暗门处,放了一个很大的存钱罐,白沐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但是也不敢反抗。

  一切准备都已经好了,真正的凌辱,现在才开始。

  ……我看了看手中的策划书,十分的满意。

  「老公的妈妈白沐的深绿游戏目的:让老公龙敖宇的爸爸也变成绿龟公,让龙敖宇成为绿龟儿子。」

  我轻轻地念了出来。

  「时间:半个月。」

  「具体内容:1~下贱妓女,让白沐每天都接客,一百一次。如果在她老公不在家的时间没能全部接完,就要在她老公在家的时间接客。并且,这半个月,白沐不允许和她老公上床,也不允许私自清理射到逼裡的精液。」

  「2~贱逼,菊花,乳房,子宫的改造,白沐要在休息的时候,扩张贱逼,菊花,并且每天都要吃指定的药物,给乳房打药,给子宫口打药,最终要让贱逼成为黑木耳,烂洞,菊花也合不上,子宫口可以随意扩张。每天都要拍照,记录贱逼的变化。」

  「3~身怀野种,特别项目,因为半个月后,正好是白沐的排卵日,所以,在这天,白沐要离开家整整24小时。在这24小时裡,白沐要实现千人斩,并且在最后,成功的怀上野种。在这天,每有人在白沐的身体裡射精一次,就可以获得免费在以后的日常项目中操一次白沐的机会。」

  我看完了这个策划,又看下一个。

  「老公的妈妈白沐的日常项目」

  「此项目为永久项目,从今往后都会进行。」

  「1。排卵日子宫灌精。只要是排卵日,白沐都必须利用家裡的系统,採集陌生人的精液灌到自己子宫裡,然后假装一切正常。」「2。生日的深绿,在白沐和她老公生日这天,必须要让白沐自己设计情景,让老公目睹自己被人操,然后被内射。」

  「3。熟人採集,每週,白沐都要想办法让邻居,亲友,同事,或者是龙啸的一个朋友操到自己,并对龙啸保密。」

  我看完之后,非常满意。

  「就这么办,希望半个月后,我能见到一个表面上和往常一样,但是背地裡烂得一塌煳涂的白沐。」

  我给群管理员发短信说到。

  ……又一天,等龙啸走了之后,白沐被迫吃下了雌性激素和慢性春药。
  又和昨天一样,那些嫖客从暗门裡出来,每人在存钱罐裡塞了一百块钱后,就在白沐家的任何地方肆意的操着白沐。

  白沐穿着群管理员给她准备好的开档丝袜,在她和她老公龙啸的卧室裡,在结婚照下,被嫖客操着。

  等到时间快到中午了,白沐已经被操了4次了,但是嫖客还有几个。

  「啊~啊,求,求你们了,放,啊~放过我吧,我还得给我老公做饭……」
  白沐一边被操着,一边喘息道。

  眼看着老公回家的时间一点点接近,但是嫖客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想法,叫白沐裸体穿着围裙做饭,然后就在她做饭的同时操她。

  过了一会儿,龙啸准时的回家了。

  「我回来了。」

  龙啸推开门,看着迎接自己的白沐说道。

  「啊~你,你回来了。」

  白沐不敢看龙啸的眼睛,说道。

  「嗯,今天中午吃什么?」

  龙啸问道。

  「炒菜。」

  白沐说。

  白沐匆匆的跑到餐厅,坐在椅子上就开始吃饭。

  龙啸根本没看到,白沐浑身散发着潮红,还夹紧双腿走路,彷彿怕有东西掉下来似的。

  吃完饭,白沐说她要洗澡,而龙啸也去休息了。

  然而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

  在白沐去给龙啸开门的时候,那些嫖客,也白沐推开浴室的门,裡面就有好几个已经准备好了的嫖客在等她。

  老公还在家裡,自己竟然就在浴室裡被别人操着。

  「哇,那个男人真的就是她老公啊。」

  一个嫖客说。

  「啧啧,隔着几堵牆操她老婆,真是过瘾。」

  嫖客也兴奋了起来。

  于是,群管理员打开了浴室的音乐,在音乐中,暗藏着肉体撞击的声音。
  就在浴室裡给自己的老公带绿帽,而且可能随时会被发现,这给了白沐莫大的恐慌,但同时也提高了她的身体敏感度,就算拚命忍耐,嫖客每操一次她的逼,带给她快感的冲击,还是会逐渐地让她沉浸在快感中,忘了自己身处的危险。
  「咚咚,沐,你怎么洗澡洗这么久?」

  这时,从浴室门传来龙啸的声音,让白沐吓醒了。

  「啊~没,没事的~啊~就,就是有点久了。」

  白沐一急之下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「没事吧?听你说话断断续续的,那我进来了啊。」

  龙啸出于对老婆的关心,说道。

  「别!别进来!」

  白沐听到龙啸的话,惊呼到。

  然而,嫖客还在继续操着白沐,像是故意的,嫖客还故意在白沐说话的时候,操得很大力,每一次都顶到白沐身体的最裡面,狠狠地用龟头撞击她的子宫口。
  「把,把地弄,弄髒了,我,我又,要收拾了!你快去睡!」

  白沐压制住自己的呻吟声说道。

  「好吧。那我就去睡觉了。」

  龙啸有点奇怪,但也没多想,就去睡觉了。

  终于送走了老公,白沐放鬆了下来,但还是不敢叫太大声。

  「嗯,顺便也开发一下她的菊花吧。」

  群管理员拿出了润滑剂,摸到了白沐的菊花上。

  然后,又给白沐插了一个肛门塞。

  这个肛门塞连着灌肠器,可以往裡面灌肠。

  「啊!!那裡你们怎么还要?」

  感觉到菊花被插进一根肛门塞,白沐痛苦的说。

  「贱逼,你的菊花挺紧的啊。我要让你的菊花变得能放下一个啤酒瓶!」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于是,嫖客躺在地上,操着白沐,群管理员就从后面给白沐灌肠。

  「啊!!怎么把水都弄进去了?」

  温水冲击着白沐的肠道,带给她极度的不适。

  不过群管理员并没有停下。

  「快,快拔出去啊!!别灌了!」

  白沐痛苦的说。

  从肚子裡传来咕叽咕叽的声音,证明水已经灌了很多了。

  「这贱逼的小穴变紧了!!」

  嫖客感觉到白沐因为肚子裡的水而缩紧的阴道,兴奋的叫道。

  「受不了了!快,快让我上厕所!」

  白沐说道。

  「不行哦。要好好洗乾淨才行。不然谁会操你的菊花?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过了一会儿,终于在嫖客射精后,才让白沐去上厕所。

  虽然当着这么多人上厕所让她很难堪,但是也没办法。

  终于排空的肠子,群管理员笑着说:「又增加了一个能操的地方呢!」
  「好,大家就把她的菊花也操了吧!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「不要!那裡怎么能操!」

  白沐惊恐的说。

  但是,无法阻止。

  嫖客把白沐拉出厕所,开始一前一后的操着她。

  两个嫖客如同三明治一样把白沐夹在中间,两根大鸡巴同时进出白沐的身体。
  「啊~」

  白沐忍不住发出了呻吟。

  ……因为能操的地方增加了,所以接客的速度也增加了。

  没过多久,白沐就处理完了所有的嫖客。

  阴道和菊花裡都还是嫖客的精液,白沐就这样颤抖地睡在了龙啸的身边。
  ……因为春药的原因,白沐的身体,开始变得让她自己都有些害怕。

  她不懂慢性春药是什么东西,但是她能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,变得只要稍微的一挑逗,就会发情。

  几天下来,白沐已经被操了上百次了。

  她的贱逼,也开始一点点变成黑木耳。

  每天晚上,她都要戴着假阳具和肛门塞,以及一身快感入睡。

  可笑的是,龙啸还以为是白沐太累了。

  在第九天时,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,龙啸因为和朋友喝酒,夜不归宿,群管理员就以此为借口,让白沐告诉龙啸,叫他睡一周的客厅,不许进卧室。

  而白沐在家裡是很有话语权的,龙啸从来都听她的。

  所以,又发展成了,每天晚上,都会有好多嫖客,在白沐和龙啸的婚床上,肆意的操着白沐。

  而卧室完美的隔音效果,让龙啸只能看着锁上的卧室,思考怎么与白沐道歉。
  就隔着一堵牆,龙啸和白沐的卧室,已经变成了白沐卖淫的淫窝。

  白沐被迫开始通宵卖淫。

  躺在两个嫖客中间,白沐喘息着回想着这些天的经历,自己一次次的被操,从一开始的受不了,到现在已经适应了一天从还没睡醒的时候就被嫖客操到高潮,然后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,都是被各种人操,然后就是小心翼翼的应对龙啸。
  白沐已经隐约的明白了,慢性春药的可怕之处。

  而这几天的扩张,也不间断地进行着。

  群管理员给白沐子宫口打的药剂,很神奇,白沐发现,每一次嫖客的鸡巴操到子宫口时,子宫口都会微微张开,越来越大。

  而白沐的乳房,也由原来的C,变成了现在的D。

  白沐的小穴,在嫖客们不断的浇灌下,已经变得比之前鬆了太多了。

  按计划,明天就是白沐的排卵日了,所以,白沐写了个字条,留给龙啸,说自己要去和好朋友旅游去,如果龙啸这几天表现好的话,就原谅他。

  「你妈她都这么大了,还是这么任性。」

  龙啸无奈的对我和龙敖宇说。

  「嘛,毕竟阿姨也进入更年期了,叔叔你就让着她点嘛。」

  我说道。

  「是啊,老爸,老妈更年期,你可不能和她对着干啊。」

  龙敖宇说。

  看着他俩,我心裡忍不住笑了,真是绿帽龟和绿帽龟儿子啊,白沐马上就要怀上其他人的种了,还一无所知。

  白沐做上飞机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哪裡去。

  下了飞机,又坐车,来到了一个乡村裡. 「这个村子裡,只有女的往出嫁,没有女的嫁进来。村子裡,全是光棍。他们可都好久没有见到过女人了。你呢,就要在这裡,成为全村人的妻子。」

  群管理员冷冷的说。

  白沐听到后,脸都吓白了。

  村子裡的人围住白沐的车,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这时,群管理员把白沐带下车,对着全村人说:「乡亲们,这个女人呀,就是我说过的那个淫妇,她要在这几天,怀上她老公之外的野种,乡亲们呀,你们就好好的惩罚她吧!」

  群管理员说。

  村裡的人看到白沐都惊呆了。

  白沐远比他们想像的要漂亮。

  简直是仙女。

  群管理员一下子把白沐推到人群裡,说:「乡亲们,来操她吧!」

  村裡的人沸腾了。

  虽然计划上是写的排卵日这天白沐不在,但是在群管理员的安排下,白沐在这个光棍村,待了整整五天。

  这五天,白沐成了这个村的公妻,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,白沐都在被不下一个人操着。

  不仅如此,群管理员还时不时的给白沐喂食春药,来保证她不会受伤。
  在第五天,白沐被群管理员带走的时候,她的逼已经合不上了。

  白沐感觉自己被操了无数次,也高潮了无数次。

  明明被操得已经受不了了,但还是被喂下春药,继续被轮姦。

  白沐已经渐渐地适应了这样的高强度的轮姦了。

  回到了自己的城市,白沐还是按照群管理员的计划,把一切都掩盖了过去。
  但是,无论借口再怎么好,有些东西,是掩盖不了的。

  夜晚,龙啸久违的操到了白沐。

  龙啸虽然觉得白沐的逼比以前鬆了,但是也不好问出口。

  龙啸没过多久就射了,但是,被慢性春药和轮姦浸淫以久的白沐,这样已经完全满足不了了。

  「射,射进来吧……我把避孕环取掉了。」

  白沐说道。

  「你什么时候取的?那样难道不会怀孕么?」

  龙啸奇怪的问道。

  「我想要孩子了。」

  白沐撒谎到。

  龙啸有些犹豫,但白沐牢牢地夹住龙啸的身体,使得他把精液射了进去。
  事实上,白沐早已怀孕了。

  光棍村的新鲜的精液,轻鬆地让白沐怀上了野种。

  而现在,就要诓骗龙啸,让他以为这是他的孩子。

  ……「都已经怀孕了,还来卖淫啊。」

  我轻蔑的看着白沐说道。

  在白沐怀孕之后,群管理员就没有在强制要求白沐卖淫了,而是给她提供了一个洗头店,让她自己找理由,找时间来这裡卖淫。

  所以,现在白沐完全是出于自愿而卖淫的。

  为了不被人认出真面目,白沐戴着面具。

  白沐看到是我来了,吓坏了,生怕自己被发现。

  「说话啊,贱货。你肚子裡怀得也肯定是野种吧?」

  我又说道。

  白沐不知道,我就是幕后最大的那个。

  她目前只知道我是她儿子的女友罢了。

  白沐被我问话,吓得不敢说话,生怕自己一说话,暴露了自己的身份。
  「还不说话?呵呵,我看看面具下面是谁。」

  说着,我就要摘她的面具。

  正在操白沐的嫖客,看到我的举动,说:「你不要影响我操她好么?」
  「那你识趣点好么?」

  我笑着说。

  嫖客看到洗头店外的那几个黑社会,对我毕恭毕敬,才明白我不是好惹的。
  嫖客赶忙拔了出去,站到了一旁。

  于是,我就这么看着白沐。

  白沐快要吓死了,要是真的被摘下面具认出是龙敖宇的妈妈的话,一切就都完了。

  「算了,你,挺像我男朋友他妈。如果你同意我拿你出气,我就不摘你面具。不然我就把你面具摘下来。同意的话,就点头。」

  我说道。

  一听能不摘面具,白沐立刻同意了。

  「我男朋友她妈叫白沐,现在,你是白沐,让我出气好吧?」

  我说道。

  白沐心想,让我自己假扮我自己?无所谓了,只要不被发现,我其实就是白沐。

  「白沐,你真是个贱货啊。怀孕了还来卖淫,你老公,你儿子不知道吧?真是绿帽龟和绿帽儿子。」

  我说道。

  「白沐,给我跪到地上!!」

  我说道。

  白沐赶忙跪到了地上。

  我脱下裤子,露出了我的逼。

  我的逼裡插着一根假阳具,而且我的菊花裡,也插着肛门塞。

  白沐看到愣了,她怎么也想不到,表面上清纯的我,竟然这么下流。

  我把我的逼对准白沐的脸,说:「张开嘴,给我好好接着!」

  然后我就让群管理员给白沐戴了一个开口器,让白沐的嘴张到最大。

  然后,我就拔掉了我逼裡的假阳具,瞬间,大量恶臭的精液流了下来,直接流到了白沐的嘴裡. 白沐不得不把精液全部嚥下去。

  白沐惊呆了,她根本没想到,自己儿子的女友,竟然是这样下贱的一个人,被灌了一肚子精液,还用假阳具堵上。

  不过,我并没有给白沐喘息的机会。

  哪怕她会呛到,我也努力的把阴道裡所有的精液都挤到她嘴裡. 白沐咕噜咕噜的嚥下了所有的精液。

  充满鼻腔的腥味,让白沐快吐了。

  「呵呵,白沐,还没完呢!!」

  我又拔掉了肛门塞,把肛门裡的精液也喷了出来。

  白沐从来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,但是一想到如果不配,就会被拔掉面具,曝光身份,就让她畏缩了。

  「喝完了吧?哈哈,白沐啊,其实我早就知道,你怀上的孩子,是别人的。
  还真下贱啊,特意去了光棍村,被别人操到怀孕。要是龙啸和龙敖宇知道了,你估计会被赶走吧?哈哈!「

  我笑着说。

  白沐一听我的话,更是吓得连话也不敢说。

  她怎么也想不到,为何我会知道她的秘密。

  「贱货,把这个戴上。」

  我拿出了一个狗链子,栓在了白沐的脖子上。

  「母狗,给我跪到地上!」

  说着,我就把白沐拉到了地上。

  我又拿出了三个铁夹子,分别夹在了白沐的乳头上和阴蒂上。

  夹子的咬合的力度很大,让白沐发出了痛苦的声音。

  然后,我又拿出了黑色记号笔,在她身上写着:「白沐,母狗,贱逼,喜欢被各种人操,喜欢给老公戴绿帽。」

  「走,给我想隻狗一样爬着走!」

  我说。

  白沐见我要把她拉出去,更是害怕。

  让她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,还是让她很为难。

  不过我可不会放过她,硬拉着她出了洗头店。

  在这个偏僻的地方,我就让白沐这么像狗一样爬着走。

  当遇到想找妓女的人的时候,我就让那些人在户外操白沐。

  时间一点点流逝,白沐已经该回家了,但是,我可不打算放过她。

  白沐在街上被人操着,被射了浑身的精液,以及灰尘,整个人非常髒. 终于,到最后,我决定放她走了。

  「嗯,给你,这是五千块,和一部手机。我今天玩的很开心。下次,我想玩的时候,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」

  最后,我开心的说。

  白沐终于能回家了。

  浑身精液已经侮辱性的话语,让白沐想尽快洗个澡。

  在洗头店换衣服的时候,白沐发现,自己的内衣,竟然被拿走了,剩下的只有群管理员给她留下的一条十分夸张的内裤。

  这条内裤上,有一个非常巨大的假阳具。

  这个假阳具就像是一个大桶的可乐一样。

  「这个,太大了吧?这是不可能塞进来的!」

  白沐看着这个假阳具说。

  就在这时,她看到了衣服裡的一张照片,是她在光棍村被轮姦的照片,上面白沐的脸,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白沐害怕地撕掉了照片,她知道,这是群管理员对她的威胁,如果她不把这个假阳具塞进阴道裡回家的话,这些照片,就会被发给所有人。

  没办法,白沐欲哭无泪,只好照办。

  白沐先把内裤穿到膝盖处,然后,掰开自己的逼,对准假阳具,坐了下去。
  「啊……」

  白沐皱着眉头,靠着全身的重量,白沐终于把这个假阳具塞了进去,穿上了这个内裤。

  白沐当然不知道,这个假阳具裡面灌满了春药。

  春药会一点点从假阳具表面上的那些细小的孔裡渗出来,让白沐已经被操得要发肿的逼,再次痒起来。

  穿好了衣服,白沐感觉自己每走一步,假阳具都会顶一下自己。

  不仅这样,白沐发现,自己甚至都并不拢腿。

  就这样回到家,白沐发现,我和龙敖宇来看望她了。

  我其实是故意的,我就要来这裡,看住你,叫你带着一身精液,没法洗澡。
  白沐简直要崩溃了。

  就这样艰难地和家人们聊着天,编造着谎言,白沐终于熬到了我和龙敖宇离开。

  ……「老婆,我想要了。」

  龙啸搂住白沐说。

  「我今天去做孕妇保健,累坏了。下次吧。」

  白沐冷冷地挣脱开龙啸的怀抱说。

  「好吧,那就下次。」

  龙啸说。

  然而,他根本不知道,此刻,他老婆的阴道裡,插着一根可乐瓶一般大小的假阳具。

  而白沐,也因为假阳具的春药,而难以入睡,龙啸还天真的以为,那是她累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